“似真如幻——余启平水墨作品展”在京展出

 

白居易有诗云:偶得幽闲境,遂忘尘俗心。始知真隐者,不必在山林。

走进余启平的个展空间,驻足一幅幅画作小品前,这首诗便翩然而至——艺术家通过笔下的造景为观者造境,将古意甚浓的庭院、书房与朱墙搬进喧嚣尘世,引一众观者入画,移步换景一品文人滋味:个中情怀或雅致、或小资,或避世清闲或调侃自洽,在东方隐喻中方显艺术家的智慧与才情。这也许正是此次在北京798艺栈画廊举办的似真如幻——余启平水墨作品展名字的由来了。

余启平为国外友人导览

庭院·围墙·书房·浴缸——古意正浓的超现实剧场

苏式庭院的白墙黑瓦配以假山石点缀其中,文人书房内的笔墨纸砚与山水屏风相得益彰,而偏偏入得一现代风格的浴盆,违和么?竟然没有——画中二人怡然,浴缸中品着红酒,赏得屏风,岂不正是卧游山水之间?这不正是你我向往的生活?焚香、抚琴,品茗、小酌,折枝、赏花,读书、小憩……谁会拒绝这生活的美意呢?这档品位与古意,是中国文人的修养与传统,那份恬适,是每个人的心之所往。在余启平的高阶造景中,虽有超现实的冲突,却更激发观者的想象,虽古今穿越,却愈发凸显了中国文人一脉相承的诗意与闲情,贯穿着文人画的雅致气息。

此情此景,似真如幻,在雅俗共赏之间达到了终极平衡,这也正是余启平绘画的可爱之处。他的作品用色雅致,用笔精致细腻,古色古香中营造出超凡脱俗的画面感。然而,这份脱俗却不是没有边际的曲高和寡,他将世俗题材融入其中,带来那么些许的烟火气儿,既感性又真实,无形中增加了作品的可读性,驻足画前把玩其中,在世俗与脱俗间开合自如,时而一本正经,时而调皮可爱,时而慵懒摆赖,实可谓可盐可甜了。

看着眼前的画儿,我暗自揣度,画中的生活本就是艺术家的心之所往吧?反正是我的心之所往没错了。在《如意书房》中,主人公斜倚案头舒展手卷,条案上文房四宝、茶具、清玩、鼎炉一应俱全,书房有插花盈瓶,卷轴画、线装书、棋盘、假山、蒲扇并置,随意散落周围,花青色的调子营造恬淡舒适的氛围,细微之处的金粉点睛又凭添一份活色生香。在整体造景中透露着中国式的典雅气质和文人墨客的不羁随性,别具一格。

墙里墙外——庭院内的精神栖所

大学时候的余启平去苏州写生,传统建筑中白墙黑瓦的地域特色挥之不去,而后续直接用红砖垒起来的房子和白墙相互呼应也格外醒目,尤其在夏天雷雨的夜晚,红白相间的墙体给他留下了深刻的视觉印象。因此,在他的作品中也经常将白墙黑瓦、红墙绿地并置,只不过用色并非明丽而是更趋古典,宛若记忆中的颜色,褪去了锐度,却留下隽永的温度。

墙与屏风经常出现在余启平的绘画中,也成为他的一种造景方式——通过二者的布局隔断出不同空间。而有了空间就有了时间,也同样有了墙里人和墙外人,故事便自然而然的摊开了……

无论是庭院深深深几许,还是春来自闭闲庭院,中国文人的诗与画中总少不了庭院的设置。庭院亦宛若中国文人的精神栖所,它不仅作为物理屏障形成一种隔断,同时也保护了文人自我内心的安全与完整,围得一处避世净土或温柔乡。就如同《不问春风》中,墙内人掩面、读书,享受安逸远离喧嚣;而在作品《只道寻常》中,一条树枝穿墙而过,根部留在黑夜,枝桠刺向白天,它仿佛打破了某种平衡,带着外部世界的力量,画中的礼帽也飘了起来。

《宫墙二月风》 2018 纸质水墨设色 44x63cm

罗汉——托物言志的隐喻与修行

与经营布置自己安身之所的文人雅士不同,罗汉的形象被以写意的方式勾勒纸上,成为本次展览的另一个看点。

罗汉是一群断绝一切欲念与解脱一切烦恼的僧人。他们身心清净,随缘教化度众,帮助世间凡人断除烦恼。余启平在疫情期间创作了罗汉系列作品,不同于精细的设色工笔,他笔下的罗汉笔墨松弛,在如火纯青中又见稚拙趣味,调侃、戏谑、荒诞、无奈……个中滋味,耐人寻味。

《如意书房》 2021 纸质水墨设色 41cmx61cm

这些罗汉调皮乖张,有的白眼斜视,有的呵欠伸腰,或聚众阔论,或挤眉弄眼甚至斗鸡眼,宛若素人,又流露出通察大千参透一切的智慧,傻样不傻。余启平说:因为看到罗汉便让人快乐和愉悦,所以我选择他们作为画面的主角。行走世间,我笑他人看不穿是否也是一种修行呢?至于罗汉的修行与隐喻,是否也是艺术家自己的投射写照呢?言外之意,画外之音,逸笔草草,藉此抒怀。

余启平多年挚友,中国国家画院原教育培训中心主任刘牧先生在采访时表示,三年疫情,他能沉下心来创作这么多作品,实属不易。尤其是那组写意作品很让人感动,他的绘画更轻松、更成熟,更游刃有余了。人是很难‘松’下来的,‘松’下来才能见境界,余启平工写一体,整个脉络和精神是始终如一的。他的绘画寓大精艺于不经意之间,我要向他表示祝贺。

《疏影横窗》2020 纸质水墨设色 41.1cmx60.5cm

的确,无论是细腻精湛的工笔,还是逸笔草草的写意,始终如一的是艺术家的精神内核与处世观念。艺术家一边自己经营布置着安身之所,向往着桃花源中的怡然自得,同时又兼具着冷峻的头脑和判断,对时代予以知识分子自持的态度和反响。在蕴藏东方含蓄的画面中浸润出的是余启平内心深处对现实主义的人文关怀,是他的文人情趣、诗意与彷徨。正如艺术家自己所言:要把持住中国画特有的传统气质与文化精神,坚持自己的单纯性、趣味性、书卷气和文人气,在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之中中国画才有持续存在与发展下去的价值。

《风如斯》 2019 绢本水墨设色 41x65cm

在这似真如幻的展厅,信游画作间,总是让我们再度回眸自己,寻找心灵中的热爱、智慧与美好。驻足作品前,每一个细节都令人玩味许久。原来,这耐看,不仅是因为画中有故事,更因为故事中隐喻着你与我。

据悉,本次展览将在ICI LABAS艺栈画廊持续展出至10月30日。

《且为东风住》 2019 纸质水墨设色 46x49cm

《不知前朝梦》 2019 纸质水墨设色 45cmx46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