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草闲情九

在吉隆坡有一座美丽的湖滨花园,里面种植的胡姬花不计其数,据说已经发展到近四千个品种。每年这里都要举办专题的胡姬花展出,为吉隆坡增添了不少光彩。胡姬花,其实就是我们叫的洋兰,学名卡特利亚兰,别名卡特兰或多花布袋兰。这是一种南美的名贵花卉,喜欢阳光充足、环境潮湿,但透气通风要好。一年四季都可以开花,花的色泽多以粉、紫、白、黄为主。由于受气温影响,它只在我国云南、广州、福建一带较适宜生长。但在吉隆坡就算得上得天独厚,无论你把它放在哪里好像都台一个劲的开花,甚至不需要太繁多的照料。在我朋友家里便种有许多美丽的胡姬,只是这已不仅仅是卡特利亚兰这一个品种,马来人把属于兰科的二叶石、大兰、虾脊兰、美化卷瓣兰、石斛以及用亚特兰杂交的品种统统叫作胡姬花。起初我很不习惯这样的分类,渐渐地我也跟着他们这样称呼了,何况没有专业常识的人,是无法分辨这些品种的。只是为什么这种花又叫胡姬,是马来语的译音?还是?我至今也没没有弄明白。不过,这部无关紧要,因为我早已被这种美丽的花卉所吸引,甚至想带上一些珍贵的品种回四川栽培,要不是有人告诚四川湿的天气它无法生存,我早已瞎折腾开了。

胡姬花带不回,不知怎么又想到蝴蝶,想到要带叫一些美丽的蝴蝶标本。这里蝴蝶的曲种人约自两千多种,品种太多,美丽的标本更是不计其数,无论你走到哪一个旅游景点或是工艺曲商店,总会看见许多蝴蝶标本出售。这些标本被巧妙地安置在具有厚度的玻璃框架内,显得格外注目。无论是多、是少,制作崭郜作了精心搭配,无论从蝴蝶的色彩、大小、形状都组合得大方、雅致,有时竟使你无从选择,恨不得买上一大堆。尽管装了玻璃的框架十分不便携带,我也顾不得了,一口气买了几大盒,一回到国内大受青睐,险些连自己收藏一盒的权益部被爱好崭剥夺了。我甚至一个时期把这盒宝吸藏了起来,怕再被拿走,藏了好长一段时间,风平浪静了,我才把它挂起来。这一挂,真给居室增添了不少色彩,但凡来的人郜要夸它一番。每当此时,我是既兴奋又紧张,心中叨念的是:君子不可夺人之所好。看米,我真是无法割爱了。

一位朋友告诉我,说四川的峨眉山,也有许多珍贵的品种,像枯叶蝶便是世间稀有之物。还说观赏蝴蝶也非常之多,可我几上峨眉却没有这个眼福,更不要说采蝶了。

但在马来西亚的山区我倒确实看见过不少美丽的蝴蝶,有时竟落在我的附近,落在那些绿色的树叶上,只是我不忍亲手去扑打这些精灵,我宁肯去页标本,也不片坏了欣赏自然的雅兴。

在吉隆坡市郊,还有一座专门的蝴蝶公同,叫“蝴蝶山庄”,这是一座园中园,大园是植物环抱的避暑胜地,有各种旅游设施。这园中独立的一座小园才是蝴蝶世界。这小园的出口、天庭全部都用沙网罩起来,人进入到园中也要经过两道沙帘才能观赏到彩蝶纷飞的奇丽景象。内园不大,但栽种的植物、花草却是美不胜收,有的奇花异草是我从没有见过的,若不是门外挂着蝴蝶山庄的标牌,你还会队为走进了植物博览会。花术丛中,有不少溪流和泉水环绕,随处可见的是许多造型奇特的小屋和精细微小的园林设施,只是这些都不是提供给游人而是专供蝴蝶享受的乐园。门外的介绍上说,这园中有数百种蝴蝶,只可陪飞来飞去的蝴蝶却算不得壮观,蝶儿们躲到哪里去了?我不得而知。我试着追寻着一只蓝蝴蝶的踪迹,想看看它的生活,想拍一张构思为“翠云中的蓝宝石”的图片,可这小精灵不肯台作,我停它停。而且总是停在我的焦距之外,我一动,它又翩翩飞起,像在与我嬉戏,我跟出一身汗,它却先停往一只切开的柑桔上吮那黄橙橙的汁,这果实是专门为它们准备的,看上去既新鲜又诱人。它品尝时几乎不动,而且离我很近,可惜这环境缺少诗意,不入画。等它动了,却一阵的飞到很远的泉边。才一眨眼功夫,这小精灵早已飘去无踪,这一阵子的功夫算白费了,然而心中却升腾起周公梦蝶般的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