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博物馆里能自由的高谈阔论吗

 

在博物馆里能自由的高谈阔论吗?

一位游客在推特上的抱怨,引发了一场围绕言论自由的小争论。

10月29日,网名玛丽·诺埃·葛丽松的年轻女游客陪三位美国朋友参观凡尔赛宫,她和朋友们逗留在一间展厅里,详细地为他们讲解一件作品中用到的布勒(André-Charles Boulle)细木镶嵌工艺,此时一位保安走上前劝说他们离开展厅,这让玛丽觉得非常败兴。尽管玛丽本人是一位研究艺术史的学者,但她认为自己只是作为一名普通游客陪朋友来闲逛,并不是导游,让她不解的是:难道在博物馆里,我们连和自己的亲友聊聊艺术的权利也没有吗?凡尔赛宫博物馆公关部在事后解释称 这是一场误会,并在这位游客的推特上回复致歉,因为保安当时的确将她当成了职业黑导游,回复中友好地表示,欢迎您再来参观凡尔赛宫,也期待您和我们分享您的学识。

凡尔赛宫作为巴黎地区最重要的旅游景点之一,一直非常警惕旅业中各种形式的不公平竞争。在《凡尔赛宫与特里亚侬宫博物院游览规则》关于团体游的第23条中规定:行使讲解权应事先向本机构主席预约并取得许可。管理人员确保相关规定得到遵守。必要情况下,如在游客人流量较大时,管理人员有权禁止讲解,以确保游客人身安全。如遇现场事故,所有具有讲解权利的团体陪同人员或导游人员应在凡尔赛宫、博物院和国家园林公共管理机构(EPV)工作人员的要求下出示授予其讲解权的正式导游证或职业资格证以及预约证明。如无这些证件,任何国家导游讲解员或陪同人员均将由凡尔赛宫、博物院和国家园林公共管理机构(EPV)工作人员在游览结束时送出。如果再次违反规定,将被视为违章者禁止入场。

大多数博物馆都有类似的规定,只不过各自在执行上略有不同,法国国家博物馆联合会-巴黎大皇宫博物馆负责下属机构协调的副主任柯蕾亚·丽雄(Cléa Richon)表示:大家用的不是同一份条文,但意思上大同小异。神圣的言论自由权在这些公共机构里是受到限制的,但这种限制并不是实质性的,只是形式上的,主要是为了避免杂乱的讲解妨碍到其他参观者自主欣赏的自由。

另一方面,从团队人数上辨识非法导游有一定困难。丽雄女士解释道:在少于4人的小团中这种行为很常见(大皇宫团体参观预约人数为最低4人),还有那些很热门的展览,正式的导览讲解一般很早就预约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