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朝阳郑闻对谈好艺术家的作品应给人陌生感

2月26日下午,从绘画课说开去——尹朝阳郑闻对谈在成都K空间举行,此次对谈活动由K空间艺术总监刘军主持,策展人及青年批评家郑闻与尹朝阳就绘画课这一展览主题延申至其绘画历程、艺术家对绘画的理解、以及近年来尹朝阳创作上的变化等诸多问题展开讨论。

在对谈中尹朝阳谈到了对他而言,嵩山为何不只是风景?自己为何选择梵高入画,又从中发现了哪些触动他创作冲动的东西?好的艺术家为什么要不断给人以陌生感?

从绘画课说开去对谈现场

99艺术网:先聊聊此次于成都K空间举行的个展绘画课吧?

尹朝阳:绘画课这个主题就是一个进行时的状态,这些画基本上都是最近三年的作品。展览我选择了两部分:梵高是这两年我准备回到人物的一个过渡,也是很偶然选了这么一个形象;另一个嵩山系列今年已经进入第12个年头了。这个展览呈现的就是现在的一个状态,所以叫绘画课,每天沉浸其中,因为这个状态,所以有了这个展览。

99艺术网:郑闻怎么看尹朝阳这些年在作品中的变化?

郑闻:大家都知道尹朝阳属于出道比较早的画家,这个早一个是因为年龄,另一个是他体现在艺术上的一种早熟,年轻的时候就达到一个比较成熟的状态。春节期间我刚好写了一篇和大岛渚有关的《从青春残酷到御法度》,《御法度》是他的收山之作,借这个来说,好的电影导演,好的画家都有一个从青春时代走向个人法度的过程。大岛渚的电影很尖锐、是在挖掘人性的东西,很多艺术家包括尹朝阳在内在年轻的时代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体现出一种生命本能的表达,虽然横跨不同的领域,有的是电影,有的是文学,有的是绘画,但都是在青春时代对于存在本身的一种追问。

我本人从事艺术评论和策展的工作,那个时候感觉尹朝阳的作品中有一种类似西西弗斯那种人物形象在里面,包括公共场景,包括广场和神话系列。那个东西让我很震撼,震撼这个东西说起来很简单,就是一个感官上很直接的感受,但是怎么通过一件作品达到这个效果是非常难的,如果仅是表象的、视网膜的一种刺激是没有意义的,不能达到一种内心的情感,从哲学层面来讲达不到认知的一种震撼。我认为一个好的艺术家最后给你带来的震撼最终要引发的是一种认知层面的突破,艺术作品作为一个载体通过它传达了艺术家对于世界的一种认知,是对于我们观看世界方式的一种改变。

尹朝阳 秋潭 布面油画 250x350cm 2022

99艺术网:北方的风景与江南给人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是什么样的契机开始嵩山这个题材,并持续投入了十余年在这个题材当中?

尹朝阳:如果要捋一下线索的话,很多时候做艺术的判断,作的决定都是非常偶然的,你在生活里边会特别偶然的出现一件事,那件事促使你开始作决定。我从美院毕业之后一直到40岁,几乎每两三年就会有一个新的系列、一个新的风格出现,当时大的背景是中国当代艺术在那个阶段大家要一招鲜,你要创造一个图像,这个图像可以放之四海皆准。我的出发点特别简单,不希望我的作品是仅仅创造这么一个东西,对我来说太简单了。我从毕业开始更多关注的是我们生存的状态,一种困境,跟现实特别撕裂的东西,那个是我很感兴趣的,到了40岁的时候有必要让自己安静下来。

你做一件事需要条件成熟,需要一个契机,我是河南人,但是我特别不喜欢打河南牌,因为嵩山一说就是我老家,我一直不希望我仅仅是画一个风景,这个东西应该跟整个人的内心对世界的感知相吻合。当时选择嵩山这个地方,是因为非常偶然找到了一个我自己非常喜欢的山谷,很多东西有时候有点儿运气的成分,这十二年下来,我去了嵩山不下百次。

尹朝阳在嵩山作画

99艺术网:在山里作画同平时在画室里的感觉是不是截然不同?

尹朝阳:今年我自己很大的一个体会是每次去都有当地的朋友陪着,对他们来说这个地方画了这么多年,可以不画了,很多人跟着一起去画,有点儿像是一个划地为牢的主题,考验的是你在对一个特定题材不断地挖掘的深度,实际上也是对我自身的一个挖掘,我自己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这种变化,十几年来这个变化是跟着我整个人在不断变化,你的身体逐渐变老的过程当中对这件事情的理解。我自己觉得挺好,渐入佳境。

从绘画课说开去对谈现场

99艺术网:郑闻怎么看尹老师这十年来在嵩山 题材当中的变化?

郑闻:这个问题可以接着我刚才的发言,我前面谈到的对于认知的一种转变。从现代艺术开始,如果从1920年前后中国第一批美术家留洋到了欧洲然后再回来,我们算算已经过去一百年了,但是很多问题是被延滞的,没有取得进展,这个问题在美术史里面整天写来写去,所谓什么是油画民族化,其实这些问题万变不离其宗,都是关于所谓的世界语汇和中国精神这样一个问题。在我个人看来其实不应该成为一直在阻挠艺术发展的一个障碍,就像尹老师讲的不愿意让自己变成嵩山画派代言人,因为这个没有意义。

中国古代绘画都按照流派,诸如江南地区松、华亭派,这是一个阶段性的概括,对于艺术本身的发展毫无意义。真正起作用的在哪里?是通过我们在艺术上的突破,把我们对于艺术,其实是对于世界的理解往前推,这是最重要的。在这个层面上来看,尹朝阳画嵩山是有意义的,就像我们看塞尚画维克多山,他不是画那个山,他画的是一种结构、一种范式,是他把握和理解世界的规则。

尹朝阳 吼 石头 67x28x39cm 2022

99艺术网:回到作品本身,这次展出的作品有一些雕塑,还有之前看到作品里面有一些包括树枝,这些是出于何种考虑?

尹朝阳:这非常正常,作品是一个系统,你做到那儿的时候,这种念头就会出现。我一般是先做出来,都是和当时那个时间段整个的状态是吻合的,每年会做一些这样的作品,转换一下思路,单这个思路其实也是与我整个绘画脉络是有关联的。

99艺术网:你自己创作之余研究传统文化,不管是题材还是创作手法,如何从中得到一些为你所用的养分?

尹朝阳:就我自己而言,接触这些古代的艺术品,你刚才提到的书法、绘画、石刻。我自己的感觉是我是做这个工作的,但我看到更多的是我们对古代作品特别低劣的认知和鉴赏能力。这个能力包括艺术院校和很多艺术家那儿都表现的非常糟糕。古人包括当代的一些好的艺术家,他的造型一定要合乎某种理想,这种理想就是不断地要追求陌生感,这种陌生感绝不是糟糕,从这一点上来说,可以看到很多作品在这方面差口气,对我来说只是希望去了解它,那个东西自然会潜移默化在你的作品里面显示出来。我不会封闭自己,只接受当代或者是什么艺术形式。我希望接受的信息是全方位的,好的、坏的,东西方的,毕竟现在我们处在一个资讯传播异常发达的时代,我相信在十几年前都是无法想象的。到了某一个阶段的时候你会发现你需要做选择,这种选择对一个当代艺术家是很重要的工作内容。

尹朝阳 烈日梵高 布面油画 200×150.5cm 2022

99艺术网:近一两年你开始创作梵高,是什么契机开启这个系列的?

尹朝阳:人到中年后这些东西对自己是一个提醒,有点儿像理想主义很多时候被各种环境所损伤、消耗,梵高对我来说是非常纯粹的偶像级别的存在,还有蒙克,包括很多表现主义的艺术家都是我非常喜欢的。当代绘画里某一种过于追求制作的东西,我希望跟这个拉开一点距离。这几年最重要的一个变化是重新看了一下自己在过去整个职业生涯里确定下来的坐标,喜欢的那些大师重新看了一下,有一些人就不再看,有一些可以反复地看,梵高大家更多的是当成一个偶像,很多人不会特别认真地看他的画面本身,看他的画面本身的时候真的会流泪,会震撼。现实当中很多作品要想让你觉得内心震撼是不容易的。

我年前在伦敦呆了一段时间,看了塞尚,这是我目前看过的最好的塞尚展览,他在40岁甚至是50岁以后晚期阶段的创作有一个厅,我觉得很少有一个人的作品让我流连忘返。塞尚竟然可以把这么大点儿的画面做得如此辉煌,我是挺在乎这个东西的,他几乎没有一笔不好,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是重新的一个提醒。

99艺术网:谈到梵高、蒙克,塞尚这些大师,当代的奥尔,他们风格截然不同,什么样的作品能打动你?

尹朝阳:其实很简单,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必须是一个特别完整的个体。如果在一个庞大的系统里被淹没了,你就没有了。所有的好艺术家都是在这基础之上,有些大师级的人能够有这种开创性,哪怕只是一点点,但都作出了属于自己的推动。第二,这个艺术家是不是一直能够给你提供陌生感,一定要不断地覆盖过去熟悉的东西。当然做到非常难,所有的大师,包括现在有很好的艺术家,突然看到一张他的画还是觉得眼前一亮,这就是非常棒的艺术家。

中国有一些大师洋洋得意,至少我觉得很悲哀。做艺术不能那么气定神闲,需要特别艰难的跟自己的惯性对抗,有时候需要勇气,有时候需要点儿运气,很不容易。

从绘画课说开去对谈现场

99艺术网:郑闻怎么看尹老师说的这个问题?

郑闻:尹朝阳身上有很强的批判力,有判断力很重要,他刚才讲到他自己下笔画画时会有一种自我批判,这一点我还是很佩服他的,在当代的艺术家里边有这种自我批判能力的还是有,但不是太多。尹朝阳一直有这种想要往前走的力量,包括嵩山系列背后有很强的精神性的东西在里面。

99艺术网:你怎么处理经验带给你创作上能够预设的东西和那些能够带给你意外的东西,二者的关系在创作中如何处理?

尹朝阳:这里边有一个惯性,就是面对画布有时候是要清零的,绘画在整个操作过程当中我一开始预设的方式不一定是最终要达到的状态。在这个过程当中,你需要随时调整,你把它停在某一刻,就是作品完成的那一刻,我觉得是很需要一种控制,这是一个技术问题。是艺术家跟自己搏斗的一个过程,偶尔很顺利、那个时候你就要按一下暂停键,必须是跟自己较劲的一个过程。

尹朝阳 麦田 布面油画 180x200cm 2022

99艺术网:接下来你的创作会重新回归到人物?

尹朝阳:梵高只是一个过渡,我一直对人很感兴趣,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时代的大环境能跟现在中国所提供我们如此复杂,让你可以窥视人性的环境,我希望画我对这个东西的理解,另一方面这也是跟风景的认识是同步的。

99艺术网:说到肖像,人物题材,维米尔这种古典式的艺术家你怎么看?

尹朝阳:我非常喜欢维米尔,古典艺术家里我很喜欢弗朗切斯卡,波提切利,提香,他们是属于我在某一个结点的时候会突然转回去要看一下的人,这些大师的作品可以穿透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