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媒介的探险家-埃德加德加

《艺术家肖像》(Portrait de l’artiste)创作于1855年
纸面油画,后贴于布上
H. 81,5 ; L. 65,0
藏于奥赛博物馆
©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1834-1917)

法国十九世纪、二十世纪有名的艺术家:他画画,做雕塑,搞摄影,可以说是一位艺术媒介的探险家。德加曾经对画商安柏茲.沃拉尔(Ambroise Vollard)说过 : 我的一生都在尝试。肖像、舞女、剧院里、跑马场皆是他笔下经典的主题。德加独特的个人表达在于颜色和线条。后世常贴予他印象派的标签,其实他本人并不认可。鉴于他古典和革新的混合式风格,他更把自己看作是一位诠释生活本质的偏现实主义的画家。

德加1834年出生在一个银行家家庭,良好的经济基础让他在从艺路上并不受限于财政问题。他1853年起师从古典风格大师安格尔,后于1855年考入美院,他常常流连于卢浮宫,临摹大家的作品,因此德加的素描功底非常扎实。科班出生的他最早受到古典主义的熏陶,后来,年轻的德加遇到了不少革新的画家,如那些印象派的拥簇者们。逐渐地,他的个人风格日益彰显,带着古典式的诗意的流畅线条和印象派明快色调的光影氛围。而他的创作方式也非常有趣,他不同于传统室内作画法,他先是如同印象派,外出观察,画草稿,然后回到画室凭借记忆而创造作品。

画中最有名的当属舞者系列了,不少人称德加是专门绘舞者的画家。他笔下的画室里有状态各异的舞者,有指导的老师,有舞室的镜子…画面被营造出了一种身临其境的舞蹈课氛围,画面似乎带有声响。

《舞蹈课》(La classe de danse)
创作于1871-1874年,藏于奥赛博物馆,
©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以上:《两名休息的舞者》(Deux danseuses au repos),
分别创作于1898年1910年,
藏于奥赛博物馆,©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此外,艺术家的用具也是艺术家之魂的重要部分,是艺术家内在的外化表现之一。德加的调色盘被奥赛博物馆给很好地保存下来了。

《德加的调色盘》(Palette d’Edgar Degas)
用于1834-1917年间,木制调色盘,油画颜料
藏于奥赛博物馆
©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德加的调色盘》(Palette d’Edgar Degas)
用于1855-1917年间,木制调色盘,油画颜料
藏于奥赛博物馆
©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比起德加的画作,他的雕塑和摄影作品则鲜有被人提起。但事实上,他运用这些媒介创造的作品也是非常优秀的。德加是在晚年转向雕塑的创作的,他在去世后才被人发现在他的工作室里竟藏有多达150尊未向公众展示的独创的雕塑。这尊小舞者雕塑也是1881年的印象派展览上才露出庐山真面目的。

 

 

《十四岁的小舞者》(Petite danseuse de 14 ans)
原型创作于1865-1881年间 ,此为1921-1931年间制,
铜制,H. 98 ; L. 35,2 ; P. 24,5 cm,
藏于奥赛博物馆,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René-Gabriel Ojéda
© Musée d’Orsay, dist. RMN-Grand Palais / Patrice Schmidt
© Musée d’Orsay, dist. RMN-Grand Palais / Patrice Schmidt

小舞者身着的布制的芭蕾舞专门的蓬蓬短裙,和绑发的丝带是这尊雕塑里的惊艳、带活冰冷铜体的要素,再加上小舞者骄傲俏皮的姿势,整个雕塑有一种超越现实的逼真存在感。值得一提的是,雕塑当年的展出并未收获好评,而是被很多人指责物化、兽化了本来纯真的小姑娘,玻璃展示柜中的她如困兽,如标本。但是以现代的眼光来看,德加甚至可以说是带有一种人类学家的范儿在创作。

另一尊舞者主题雕塑

《身穿舞服的在歇息的舞者》(Danseuse habillée au repos)
由Adrien-Aurélien Hébrard浇铸
于1921-1931年间,铜制
H. 43,6 ; L. 23,0 ; P. 26,0; Pds. 10 kg.
藏于奥赛博物馆
©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德加的另一件雕塑更为低调,是一匹停止的马。铜质的躯体凹凸不平,德加在塑造马的形体上存在有个人倾向的突出和弱化局部的做法,比起真实的马来,这匹铜马带有一种提炼过的现实感。

《停住的马儿》(Cheval arrêté)
创作于1865和1881年,木底蜡身
H. 31,5 ; L. 39,7 ; P. 19,7 cm
藏于奥赛博物馆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Jean Schormans

他的摄影作品也非常有趣。他拍人拍景,有自己独特的视角。

艺术家本人和伊冯娜及克里斯蒂娜·勒罗尔》
(Autoportrait avec Yvonne et Christine Lerolle)
于1895年
玻璃负片, 由Tasset放大,银盐胶片
H. 35,5 ; L. 29 cm
藏于奥赛博物馆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Hervé Lewandowski

《亨利·胡阿尔》 (Henri Rouart,1833-1912)
于1895年
玻璃负片, 由Tasset放大,银盐胶片
H. 37,5 ; L. 27,5 cm
藏于奥赛博物馆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Hervé Lewandows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