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中滋味二

欧洲都喜爱喝酒,无论是老人、小孩、妇女,也无论是烈性酒、果酒、啤酒或是含酒精的饮料,总之是酒便会有销售市场。因为无论正餐、便餐开始总要喝开胃酒,在工作休息或是会议间歇也有喝一杯的习俗,在节日或喜庆的场合更是情之所至,畅饮无疑。尽管如此,我却没有碰见过因酗酒而肇事的人,大部分人喝酒部很有节制,而且遇上要开车更会滴酒不沾,否则会被处以重罚。

在匈牙利,酒的度数很低,那些被看成是“烈性”的白酒最高才45度,如果超出了这个数字便被认为是“不宜饮用”、“有损健康”。对于酒的制作,他们颇为精到,几乎家家饭店都有自己专门酿制的酒,品种繁多,好的也不少。也有好些家庭自己酿酒,我的一位朋友便在别墅里种水果,酿果酒。我曾品尝过他制作的红葡萄酒,口味竟与通化红葡萄酒不相上下,而且糖份少,原味更浓。

国家出品的酒,都有明显的出厂日期,名酒当然是越陈越贵重。我曾经喝过一次1950年出品的梨子酒,很香,味也很厚。据说还有上百年的,但就是1950年的也不太多了。有好几次我到超级市场去看各国著名的酒,看那些精美的酒包装和奇特的酒瓶造型。有时髦的全铝金盒,有粗麻布做的瓶套,有小到一两大到五斤的瓶装酒,光看啤酒的品种就令人眼花缭乱。但我发现匈牙利多不是这些外国酒的主顾,他们喜欢饮用自己民族酿造的酒,并常常自豪地宣称匈牙利酒“惹墨克”(匈语“好极了”)!不过我带去的“五粮液”、“剑南春”倒也实实在在的使他们吃了一惊,凡是品尝过的人都免不了要称赞一番,可陪度数太高了一点,他们只肯小小品味,也许这又涉及到健康。

匈牙利酒我也喝过不少,感觉都还不错,但最令人感兴趣的还是被匈牙利人称为“酒中之王”的美酒“杜卡茵”。这种酒问世才八年,已经大有名气,深受世界朋友赞誉。这种酒只有40度,呈浅桔,但不属于果酒。味微苦,有少量酸味,容易上头,却不易醉。在各种社交场台都少不了用这种酒来助兴。时间不长,我也对它产生了“感情”,甚至在临睡前也要喝一小杯方能入睡。这件事不知怎么被热情的^知道了,在我回国前他们送来一瓶专门制作的“杜卡茵”酒,所谓“专门制作”并不是指酒,而是作了“文章”的酒贴。他们在淡的酒贴上用突出的黑色印上了供我品尝的文字,仅此一点便足见匠心。虽然在印好的酒贴上套印一段文字并不太费事,可他们想到了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美好的情意,真令人感动。

也许因为这个缘故,我这一生也不会打开这装满友谊的酒瓶,却会永远品味到“杜卡茵”的醇香。正所谓“浓情似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