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中天地五

我不会淘书,从未品尝过淘书的乐趣。偶尔也读过一些淘书的文章,但大多被我当作故事或是趣闻来读,即便也有些感慨,但与进入角色的人相比,既无法深知其奥秘与艰辛,也难以体味到其间的乐趣。我曾试图约朋友一道去淘书,可对方却说这事太雅,不玩也罢。再说,我也还真没有碰见过什么书非让我去找、去寻、去淘。坦率地不完,再加朋友们赠送的,各出版机构、杂志社、报社、书店征求意见的各种书、报、刊,一个月下来总会有好大一堆。虽然大多是无偿馈赠,但有阅读价值的实在不多。当然,其中也不乏有精彩的文章和让人过目不忘的图片。

我每天读书报不到两小时,说读也只是翻翻而已,因光浏览每天的日报、专业性刊物、画册,一个小时便匆匆而过,再读些信、看看电视新闻,已弄得筋疲力尽,再无多少时间读闲书了。每当看到案头存放的好书,总有说不出的滋味,总有好多遗憾,于是每次外出便会选上两本想读而又一直抽不出时间读的书随身带着,可陪出门后常常又比家里更忙,书大多又原封不动的被带回,想起来也真有些可悲。

有时我甚至想放下工作,跑到山里一个清静的地方去读上几个月的书,那该有多么快乐!坦率地讲,像我这种底子太薄,或者叫做根本没有底子的人,要想在文化圈里混,真是太难太难,可又割舍不下这份情感,唯一的办法便是不断充电,不断提升,只有如此,兴许还有一丝可能在囤内游走,足见,读书对我是何等重要!

有人说,再往后基本进入了无法抗拒的图文时代,“图像的唤起能力有时优于语言,自然更优于文字”,甚至被认为是“唯一世界通行的语言”,美国学者丹尼尔·贝尔指出·“目前居‘统治’地位的是视觉观念,声音和景象,尤其是后者组织了美学,统率了观众。在一个大众社会里,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当代文化正在变成一种视觉文化……”当然,这种视觉文化是指图,而不是指文学。像这种类似的言论,举不胜举,仿佛图和网络真的会取代文字,印刷的书籍迟早会被取代。我身边的人,已有开始靠DvD文学光碟来进行阅读享受,说这无疑是品味文化的盛宴,轻松、快乐,而无须花力气……而对这种选择,我有些茫然,我不知道离开了书,离开了静静的读,离开了用手用心灵去触摸,我还能获得多少快乐-我曾经在网络上浏览过文化大观园,网络的信息量大得惊人,似乎包罗万象,应有尽有,只是我在眼花缭乱的视觉空间找不到一丝阅读的快感,我常常被弄得昏头转向,不辨东西,我耐着性子坚持不到一个月,便仓惶逃了出来,看来,我是落伍了,不台时代。尽管我也变得无比浮躁,可有一点还算清醒,那就是认真读书,读好书,这才是大大有益。让人欣慰的是,尽管进入“读图时代”,尽管“网络风行”,但出版事业依旧蒸蒸日上,好书越来越多,不仅印刷精美,设计考究,所涉及的面也是诸子百家,环球内外,让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

最近买到马未都先生的三册美文,都叫《马未都说》,其中枕上篇中有一则短文《读书》很耐人寻味,他说“今天的年轻人读书障碍是网络教育在前,快餐文化,读书这类苦不苦甜不甜的差事少有人问津。这是因为‘凡事上网都能解决’。殊不知休点开网络,试图找你想看的知识时,路径上一伙又一伙的知识强盗打劫,常常把你带到其他不健康或没用的地方闲逛,毫无意义地把时光消磨掉。”对此我深有同感。我曾让助手帮我查查需要的资料,他回答是应有尽有,不料好几次搜索都让失所望,不要的,几乎都有,急用的,凤毛麟角。于是我只好按笨办法翻书,结果让人又收获多多。

特别“当你在一个人独处时,手捧一本心爱的书,所获得的乐趣是无法用语言描绘。”这是人生最大的享受。由此我也渐渐明白,那些整日间迷恋于淘书的朋友,他们那份执著,那份不为功利的闲适,的确让人羡慕,说不定,哪天我也会下海,跟着他们去书海弄舟,去品味那些世代读书、淘书痴心不改的雅趣。

古人说天下最香者,莫如兰,故兰被称为“王者香”,可又有^说,古今中外最让^魂牵梦绕的香却是书香,其香亘古不变,与天地同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