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贺的皇位一月游

中国艺术家网3月6日电,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主人身份揭晓,经确认为汉武帝之孙、曾当过27天皇帝的第二代昌邑王刘贺。随即,刘贺本人的传奇身世也再一次引发关注。身为西汉皇室成员的他经历了王、帝、侯的起伏跌宕。而他做皇帝的这27天也因这次考古发掘而翻案声四起。

出土印章上刻有大刘记印四个字。

正史以行定论

 

对于这27天,正史中用了行三字为刘贺下了定论。

 

对此,相关研究就指出,《汉书》中所述行之事有二。其一为刘贺赴京承继大统,途中使人 以衣车载女子 ,其二为与孝昭皇帝宫人蒙等。

 

除了行,《汉书》中还有这样的记载,受玺以来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节诏诸官署征发,凡一千一百二十七事。这就是说,刘贺在这二十七天里,使者往来不断,向各官署征调并索取物资,共1127件。

 

史学家廖伯源曾据《汉书》列出了除行外,刘贺的罪状。其中包括丧礼之中无悲哀之心;祖宗庙祠未举,而使使者以天子礼祭其亲父昌邑哀王(即刘髆);已受皇帝玺,发玺不封,不谨慎;拒夏侯胜、傅嘉之谏,而将其下狱。

 

皇位一月游的最后时光

 

而关于刘贺被废黜,《汉书•霍光传》中则有详细地记载。

 

在废黜刘贺前,霍光先与所亲故吏大司农田延年达成了共识,并阴与车骑将军张安世图计。而后召集群臣。其结果是,莫敢发言,但唯唯而已。史载,议者皆叩头,曰:‘万姓之命在于将军,唯大将军令。’

 

于是议决废帝,百官同赴长乐宫,请皇太后废帝。皇太后即下诏囚禁刘贺并逮捕昌邑旧臣。刘贺入朝太后之时,《汉书》中有这样的记载,王入,门闭,昌邑群臣不得入。至此,刘贺仍被蒙在鼓里,还不知道即将被废。与此同时,昌邑群臣被送廷尉诏狱。

 

刘贺入殿后,被废黜已成定局。史载,侍御数百人皆持兵器,列于殿下。接着百官上殿,尚书令宣读霍光等群臣所奏,其中列举刘贺行等罪状,并直言当废刘贺。

 

皇太后首肯后,刘贺还曾争辩,但已无力反抗。霍光乃即持其手,解脱其玺组,奉上太后,扶王下殿,出金马门,群臣随送。至此,刘贺遂被废黜。

 

后世研究中的质疑

 

事实上,对于刘贺因行而被废黜的说法,后世史家已有人提出质疑。

 

历史文本中的疑点其实颇为明显。按前文所述,由皇太后下诏及主持废刘贺,似乎合理。但事实上,此处的皇太后乃汉昭帝上官皇后,而她另一个身份是霍光的外孙女。据廖伯源考证,上官皇后当时年龄不过十四五,只是霍光之傀儡。

 

近代史家吕思勉就曾在所著的《秦汉史》中明确指出,史所言昌邑王罪状,皆不足信。

 

而史学家廖伯源则说得更为明确。在其所著的《昌邑王废黜考》中,有这样的表述,《汉书》多言昌邑王贺以行见废,实则昌邑王贺见废之原因,是其与霍光之权利斗争。

 

他认为,刘贺入京继位,欲行使皇帝之权力,又亲信昌邑旧臣;而霍光为保持权势,非废昌邑王贺不可。

 

从考古证据看刘贺的荒淫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的发现让后人有机会再次检视这段历史。

 

对此,有报道指出,刘贺墓出土文物所反映出来的刘贺却与史书上的记载有所不同。而秦汉考古学界和秦汉史学界专家学者普遍认为,刘贺被废黜并非因其荒淫无道,而是触怒了权臣霍光。

 

在刘贺墓主椁室的西面出土了中国考古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孔子像。根据汉代事死如事生的葬俗以及东寝西堂的椁室结构,主椁室西面模拟的是刘贺生前会客的场所。对此,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专家组副组长、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仲立在接受采访中指出:崇儒在当时是上流阶层的一种时尚,屏风被摆在会客室,至少证明刘贺是尊崇圣贤的。

 

此外,墓中还出土了整套乐器,大量竹简、木牍。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专家组组长、中国秦汉考古学会会长信立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出土文物能判断,刘贺受过良好教育,汉书上也有关于他簪笔持牍形象的描述。

 

信立祥认为,刘贺被废黜更多是因为辅佐他的昌邑群臣对朝中局势的误判,以及他过早地锋芒外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