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玛扎西绘出藏色

吉祥鸟(布面重彩)巴玛扎西

   “我画画不会先构思,就是随意画,顺着画面一直画,某些地方不满意就涂改。我只是在画面上寻找趣味性,是在疑惑中起笔,在迷茫中落墨。” 1961年生于日喀则市、早年间在拉萨运输公司工作、常年奔波于千里青藏线的巴玛扎西,业余时间自学美术,曾经颇有“素人画家”的“感觉”。

在艺术创作之路上,他不但先后师从吴德伟、韩书力、余友心、刘国松等名家,在1984年调入美协工作后,与韩书力合作的布面重彩画《彩云图》获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银奖,更作为改革开放后最早走出国门的藏族画家,在坚持展现文化特色的基础上融入了自身对寻常生活的观察和体悟,以现代艺术形式表现了的传统文化精神,并由此形塑了一种图像神秘、幻想奇诡的超现实主义风格。

8月18日至29日,由文联、美协、美术院主办,伴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办的“藏色——巴玛扎西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共展出巴玛扎西近年来创作的40余幅作品,展示了艺术家创新性的艺术试验和探索,在精神内涵和笔墨语言上,从一个侧面代表了当代中国绘画的新探索和新成就。

“生于日喀则、长于拉萨的巴玛扎西既得益于高原特有的自然与人文环境,又得益于改革开放后广阔和谐的文化大环境,海内外的画展交流更令他大大拓展了创作空间,丰富了表现语言与材质手段,从而逐步形成了自己的艺术个性和品貌。”画家韩书力介绍。中国美协顾问吴长江认为,巴玛扎西从文化中汲取内在力量,将其转化为自己的面貌,风格非常强烈。

画家李小可生前曾表示,面对不同文化经验的碰撞与冲击,巴玛扎西大胆借鉴当代多元文化视觉表现的经验,吸纳和运用水墨中线的表现与墨的模糊性渲染,大大增强纹样化单一线的丰富性;他把墨、色、水,书法性、当代化的视觉经验与传统文化的表现形态融为一体;他把心中对天地自然、人与动物及生态环境的关注解构为多样性的符号,让这些绘画符号在画面中诉说与表演,更强化了心性的直接宣泄。

巴玛扎西“无意识心理图像”的宝库,对传统与现代、本土与异域、民族与世界、当下与未来的关系进行更为深刻的思考,以推动当代艺术表现形式的多元化呈现和创新性发展。“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展示文化的独特魅力和中华文化的强大包容力。”巴玛扎西说。

从布面重彩到水墨宣纸,巴玛扎西的艺术实践生动展现了一位藏族画家在中华文化多元一体化进程中的探索与作为——他把传统文化精神与现代艺术形式相结合,变成了他的心理图像宝库。“以前总觉得绘画要重视构思或者讲些故事,还要表现出技术,现在觉得不是这样,绘画就是要直抒胸臆,要随心所欲,不应被技术套牢,不然就会毫无乐趣。有时提笔就画,或者直接把颜料泼上去,然后随机应变,觉得不好就涂改,改错的过程也挺好玩。”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