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大的数字艺术展来了快来看看有多美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爱范儿”(ID:ifanr),作者:吴志奇,36氪经授权发布。

 

我们生活在一个数字时代,代码、编程、网络和算法纵横交错。 它们势不可挡,却又看不见。

如果他们都能被看到,那该是多么美妙的景象啊?

近日在北京开幕的大型数字艺术展——“非物质/再物质:计算机艺术简史”呈现了这一切。

展览艺术品_展览艺术家_艺术展览/

此次展览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主办,共有来自全球30多位知名艺术家,跨度70年,展出70多件数字艺术作品,每件作品均由电脑创作。

这些作品让我们以新的形式重新审视数字艺术的起源、现在和未来。

“流动”的数字艺术

1985年,让·弗朗索瓦·利奥塔在巴黎蓬皮杜中心策划了一场开创性的展览“非物质”。

展览艺术品_展览艺术家_艺术展览/

“非物质”展览现场。 图片来自:艺术议程

这也是新媒体艺术展览领域的鼻祖——展览包含大量互动装置、声音作品、响应式环境作品以及电子通讯形式的早期实验。

此次新展不仅是对老展的致敬,更是对新数字时代的记录。

35年后,数字时代发生了巨大变化。 策展人黑阳想看看电脑艺术在新媒体下有哪些新的审美表现。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品_展览艺术家/

池田良二作品展

展览分为四个章节,分别对应不同特定历史时期的计算机艺术。

自 20 世纪 60 年代以来,当计算机技术仍处于起步阶段时,艺术家们一直在使用算法进行素描和绘画。

展览艺术品_展览艺术家_艺术展览/

第一章“计算机艺术的先驱:新“调色板”的发明”作者:Manfred Mohr

第二章,当数字技术逐渐普及时,计算机也开始具备了在艺术家的策划下创造“自我”的能力。

于是艺术作品不再只是在一张坚固的纸、一块坚固的木板或一个坚固的屏幕上,它开始“流动”。

彼得·科格勒(Peter Kogler)创造了一个类似于他童年时融化和溢出的阿尔卑斯糖的房间。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家_展览艺术品/

当你静止时,线条也是静止的。 当你走动时,视觉交错让你感觉自己置身于汹涌的糖果浪潮中。

Leo Villareal的作品《Oval》重850公斤,由262根不锈钢管组成,内部充满LED灯。 艺术家通过算法控制模拟循环而闪亮的星系宇宙。

展览艺术家_展览艺术品_艺术展览/

他的另一幅作品《流星》也给人一种眼花缭乱的视觉享受。 滋滋的电声中,银烟消散又聚集。 久久凝视,大脑仿佛进入了一片虚空。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家_展览艺术品/

查尔斯·桑迪森的《朗读者》也有类似的做法。 像蜈蚣一样行走的数字代码背后,有一双审视算法流程的眼睛。

展览艺术家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品/

在第三章中,数字化进程继续加速。 当人工智能深入渗透到我们生活的世界时,艺术开始有了更多的可能性,变得更加多样化。

这时,艺术家也创造了“创作”本身。

米歇尔·佩桑特 (Michel Paysant) 使用眼动追踪技术将人眼转变为创意工具。 在与计算机连接的绘图仪的帮助下,眼球运动轨迹实时绘制在画布上。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家_展览艺术品/

Memo Akten 以 60 分钟视频的形式呈现山脉和湖泊。 通过图像的演变和头顶镜子的延伸,艺术家利用机器学习为观众描绘了一部“万物简史”。

展览艺术家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品/

在最后一章展望后数字时代,我们面临着更加不可预测的未来:计算机技术将把我们带入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这可能是一个美妙的新乌托邦——

就像瓦约拉的《夏日花园》一样,花园景色通过图像工具被风吹拂,周围变得纯净美丽,让人想起小王子守护玫瑰的星球。

展览艺术家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品/

也可能是不可挽回的伤害和无尽的幻灭——

中国年轻一代艺术家作为融入全球网络文化创作的数字原住民,对此感触更深。

费伊宁和关成汉创造了一个机器人思考人工艺术家和人工艺术的场景,她旁边的水池倒映着窗外的战争硝烟,从而反思未来的数字世界。

展览艺术家_展览艺术品_艺术展览/

路阳的《兵器世界的骑士》和《兵器世界的历险记》交织了二维图像、炫目的霓虹灯、异教寺庙、印度果阿传统降神舞等诸多亚文化元素,呈现出血腥而厚重的描绘人类世界的。 地狱、天堂和其他多重世界。

展览艺术品_展览艺术家_艺术展览/

PC单机游戏、VR游戏、多屏图像、神秘宇宙装置尽在一室。 观众成为展览的体验者和创造者。 不用担心迷路,它会不断地“提问”你:

性别重要吗?

我们将如何经历死亡?

天堂和地狱真的是人们想象的那样吗?

展览艺术品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家/

这些艺术家试图通过创作反思机器学习美学、数字客观性、科学技术,并引起观众的讨论。

从“非物质”到“再物质”,从昨天的电脑艺术先驱到今天活跃的数字艺术实践者和中国新兴艺术家,跨越70年的数字世界在这里展现。

就展览本身而言,人们在展览中最突出的感受可能还在于数字体验。

展览艺术家_展览艺术品_艺术展览/

Miguel Chevalier 的作品《Herbarium 2059》每次翻页都会自动更换植物。

这也是人与当代计算机艺术“对话”的一种新形式。

当观众成为展览的一部分

如果你是展览专家,你可能还会发现,与观众“对话”的沉浸式展览越来越多。

从上述展览的第二章“生成艺术:无限语言”开始,艺术家、算法和观众之间的界限已经模糊,甚至共同成为了作品的创作者。

当人们站在丹尼尔·罗津的作品《红绿蓝挂镜》前时,装置中每种颜色的亮片都会根据人的倒影自动调整方向,展现出你的剪影。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家_展览艺术品/

Michel Bret & Edmond Couchot 的作品《蒲公英》前有一个麦克风。 当你站在它面前吹它时,视频中所有的蒲公英都会散落。

展览艺术品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家/

最吸引观众排队体验的作品是Christa Sommerer & Laurent Mignonneau的《昆虫人》。

当人们经过这部作品的屏幕前时,一群黑影过来,无数的蚂蚁出现在屏幕上,然后冻结成你所站的形状。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品_展览艺术家/

这些蚂蚁看起来非常真实,因为它们背后的算法对蚂蚁的行为进行了全面的动态分析。

此时,艺术家、计算机算法和观众合而为一。

本次展览还包含了百度AI的特别单元,也加强了观众与艺术作品的互动感。

展览艺术品_展览艺术家_艺术展览/

《世界的起源》

在英国艺术家的作品《银珊瑚》中,百度通过深度神经网络提取了大量珊瑚礁图像特征,并以视觉方式呈现。 当观赏者观察珊瑚时,珊瑚也会根据你的动作而改变颜色和形状……

其背后的含义是,我们面前的屏幕是一面预言之镜。 当我们看到生态环境的美丽时,我们也必须感受到生态的脆弱,因为人类的干预正在造成它们不可逆转的破坏。

展览艺术品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家/

此外,百度还在UCCA实验室同步展出“百度AI沉浸式互动艺术展——唤醒万物”,数字多媒体艺术工作室Moment Factory打造了多个沉浸式互动空间。

百度在这里植入了一位名叫“杜飞”的AI艺术家,观众的一举一动都会在其中引起“化学反应”。

当人们走到入口处,在似乎隐藏着“杜飞”的屏风上挥动手臂时,一股颜料就会像泼墨一样扩散开来,方向、浓淡、色彩都取决于你的力度。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家_展览艺术品/

在另一个空间中,您迈出的每一步以及您对墙壁所做的每一个动作都会导致 3D 色彩随着您的频率动态变化。

该技术背后的秘密在于,整个场地散布着测距传感器,顶部的投影仪可以将实时效果投射到场地上。

人们不仅可以在里面散步、跳舞、玩耍,还可以扫码保存和“带走”自己的创作。

展览艺术品_展览艺术家_艺术展览/

过去,我们在艺术展览中总是被动地接受作品给我们的感受,但现在,新的展览体验让一切不再是单向的交流。

在展示的同步性、观众体验的参与性、艺术感官信息的流动性等方面都出现了新的可能性。

UCCA实验室艺术总监游扬指出,对于从15世纪的“宝藏室”或“惊喜室”演变而来的美术馆空间,其课堂属性(身体约束)和商业属性(文化消费)是也或多或少少了一些可躲藏的土地。

这次体验式展览打破了创作与艺术的界限。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家_展览艺术品/

林茨电子艺术节展出作品:《Shared Senses》Ranse & Matt

在集体感受和沉浸式参与中,人们也可以暂时远离外界,进入一个新的公共空间。

在这个新空间中,人们利用技术来连接作品、彼此、先锋体验、新创造力和非传统思维。

科技+艺术不仅仅是展览的未来

科技与艺术的结合已经成为当代展览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近40年来数字革命兴起,数字技术融入绘画、摄影、装置等各个艺术领域。 从AI到AR、VR、XR,科技与艺术从线上到线下不断跨界合作。

展览艺术家_展览艺术品_艺术展览/

“后数字人类世:国际科技艺术展”作品:*《明日之路》,王新仁*

机器人、声光装置、虚拟环境、生物基因,甚至脑机接口……在各种虚拟化、智能化的创作下,艺术和艺术家的身份被反复打破界限。

去年,AI创作的一件艺术作品《埃德蒙·贝拉米肖像》在纽约以43.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00万元)高价拍卖,引起艺术界内外轰动。

展览艺术品_展览艺术家_艺术展览/

近年来流行的“网红展”Teamlab,让数字艺术在各个层面“出圈”。 它试图在艺术与科学之间取得平衡。

Teamlab团队吸引了来自科学、艺术、设计等行业的人士,在各个城市打造互联现实技术的沉浸式展览,让人们在现实空间中与数字设备互动,体验各种美妙感受。

然而,它更像是将科技和艺术包装成一块华丽的糖果,体现出未来的幻象,放大了艺术的消费。

展览艺术家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品/

团队实验室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Teamlab 很难采取片面的观点。 除了令人眼花缭乱的视觉效果外,大多数科技艺术展览也对科技下人类发展进行探索和反思。

毕竟,如今的数字媒体最贴近人们的现实生活。 与过去的艺术作品相比,当下的数字艺术在现代环境、社会伦理、信息传播等方面有了更丰富的暴露和呈现。

林茨电子艺术节是全球最大的电子艺术盛会,自1979年创办以来,已连续举办40年,每年举办五天,吸引15万名观众。

这与其对科技与艺术交融下人类生存状态的探索密不可分。

展览艺术家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品/

林茨电子艺术节。 图片来自:奥地利大使馆

近年来,节日主题从控制论、到知识经济、到生命伦理学,始终在思考科技进步如何塑造人类。

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表示:

林茨电子艺术节之所以享誉世界,是因为它不仅代表了全球科技艺术探索的最前沿,而且始终保持着思考的严肃性。

由此,观众除了观看展览的感性之外,还可以体会到一件作品所扮演的内在思考和一定的责任,从而真正更好地欣赏科技艺术展览。

在邱志杰看来,艺术与科技从来都不是分开的。 作为人类最需要想象力的两个领域,它们在整个社会机体中发挥着高度相似的功能。

他们都用一种新的、独特的思维方式来重新建立我们与世界的关系。

展览艺术品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家/

林茨电子艺术节。 图片来自:阿尔沙克

《硅谷百年》一书的作者皮耶罗·斯卡鲁菲多次提到一个观点:硅谷先有嬉皮士、摇滚乐、特立独行的艺术家,然后才出现了科技的到来和崛起。

前卫艺术家和科技企业家之间的关系是交织在一起的。 每当一项新技术出现,艺术家就会用奇思妙想颠覆它,然后将它用于完全难以想象的目的。 这时,新技术事物也开始闪闪发光。

所以现在LAST(生命、艺术、科学、科技)节与TED大会、火人节一直被誉为硅谷三大跨界艺术与创新灵感活动。

展览艺术家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品/

最后的节日。 图片来源:丹尼尔·斯特凡内斯库

此次,UCCA在展示、互动、讨论的过程中也为观众带来了一场全景式的“科技艺术展”。

这不仅是一次艺术展,更是对数字时代当下与未来的探索与实践。

有趣的是,由于疫情原因,本次群展的15个国家的艺术家无法来到现场。 组织展览的唯一方式是让艺术家远程协作。 然而,本次群展所需的工作量巨大,技术难度也非常高。 网上完成确实很难。

当时大家都认为这太冒险,不可能完成,但他们还是这么做了。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家_展览艺术品/

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在不同时区连接到UCCA,并利用数字协作来创作作品。 所以即使是在清晨,你也可以在UCCA看到光与影的相互作用。 里面的工作人员还在不断地调试设备,只希望一切顺利。

当这个展览呈现在观众面前时,他们知道所有的风险都是值得的。

此次合作也是新数字艺术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