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展会的观众请让路不要遮挡拍照打卡

原始谷河媒体杜鹃岛

 

展览艺术设计_展览艺术英文_艺术展览/

文字 王雪、陈泽春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设计_展览艺术英文/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英文_展览艺术设计/

简介:“观展参观者请勿遮挡拍照”。 这是近年来艺术界常见的一种自嘲。 从“不准拍照”到“打卡景点”,当代艺术展览正在发生重大变化。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杨晓燕认为:“观众就是一切!没有观众,美术馆就失去了意义。但今天,最好的传播效果是网红。” 沟通正在改变一切。

展览艺术设计_展览艺术英文_艺术展览/

展览艺术设计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英文/

10月3日,在广东时代美术馆“探究事物以学”展览中,宋亚站在玻璃展柜前,仔细观看艺术家程新浩的作品《银币……和其他元素》。 “抱歉,你在画面里。” 宋亚听到声音抬头,发现自己不小心进入了别人的照片框里。 她感到抱歉,走到一边。

宋亚看向一旁正在播放画面的小电视。 博物馆提供配套耳机供观众观看图像。 她从另一个女孩手中接过耳机,戴在头上仔细观察。 但没过多久,她就发现旁边有两双等待的目光在盯着她,仿佛在叫她尽快用完耳机,递给下一个人——那个等待拿走的人。一张照片并“签到”。

展览艺术英文_展览艺术设计_艺术展览/

*图片来源:小红书用户KKKUANGK

宋亚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应该在原地停留片刻。 尴尬之余,她也有疑问:当代艺术展成为拍照背景合理吗?

艺术展厅成为拍照圣地,这是近年来不可忽视的趋势。 在国外,冰淇淋博物馆、兰登国际“雨屋”、色彩工厂等展览打卡照片风靡Instagram等社交媒体,“照片分享”已成为不少人的潮流。 参观展览的主要动机。

与此同时,中国艺术展厅的生态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越来越多的美术馆打卡照片在小红书、朋友圈、微博上走红,形态各异的艺术装置成为绝佳的拍照背景板。 在小红书里,还有大量让“拍戏”更“高级”的穿搭教程和摄影技巧。 精美的展厅打卡照片下,通常都会有一些与展览作品无关的评论:“姐,你给我上色教程好吗?”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英文_展览艺术设计/

*图片来源:小红书用户.LI

宋亚对此感到不解:为什么年轻人总是选择在展览上拍照? 她心中严肃的博物馆什么时候放下了尊严,默许了拍照打卡的行为?

展览艺术设计_展览艺术英文_艺术展览/

展览艺术英文_展览艺术设计_艺术展览/

“进出艺术展览,

让你的朋友圈更时尚”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设计_展览艺术英文/

展览艺术英文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设计/

中国美术报记者邓立峰介绍,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很多年轻人将社交行为转移到了虚拟空间。 现实生活为网络社交提供了丰富的场景和素材。 网络虚拟空间中社交场景的构建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现实场景的移植。

为了让线上社交活动变得更加充实,人们热衷于从现实生活中寻找新鲜的场景和素材,而具有“短、平、快”、“博物馆”等特点的展览活动正好满足了这样的需求,许多文化展览应运而生。 在线社交平台。

同时,相比其他场景,以美术馆作品为背景的照片成为彰显个人品味的消费符号。 在《如何让你的朋友圈看起来时尚?》 在《艺术展》等文章中,将去艺术展列为展现“品位追求”、“打造自己高颜值展示面”的重要内容,可以让朋友圈更加时尚,提升知名度。别人对自己的第一印象。

在社交媒体蓬勃发展的背景下,艺术展览的一个新分支——以流量为目标的“网红展览”应运而生。 学者王静思认为,一般意义上的“网红展览”已分化为两种不同性质和类型:以商业为目的的“网红展览”和具有网红效应的艺术展览。

高流量的沉浸式装置艺术展是“网红展”的重要代表。 据华西证券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开业的teamLab Borderless和teamLabPlanets博物馆一年内共接待了来自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50万人次参观者,超过了博物馆的参观人数。荷兰梵高博物馆。 创下了单个美术馆一年参观人数纪录(该作品由日本TeamLab株式会社创作,并在世界各地巡展)。 到2019年,根据《梦幻·2020中国沉浸式产业发展白皮书》相关数据显示,沉浸式产业总产值将达到48.2亿元,各行业已开始布局相关业务,包括:展览、直播娱乐、商业地产、文化旅游等。

* 冰淇淋博物馆限时五分钟拍照点。 一行八人爬上楼梯,进入游泳池。 还剩三十秒时,工作人员会通知并准备下一批人进来拍照。

展览艺术英文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设计/

展览艺术英文_展览艺术设计_艺术展览/

KOL先行:参展邀请网红,网红带来流量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英文_展览艺术设计/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设计_展览艺术英文/

以赚取门票收入为目的的“网红展”,将“打卡看展”现象推向高潮,形成了“参展请网红,网红带流量”的商业模式。 谷河传媒采访了曾联合举办过Teamlab、Paul Smith等“网红展览”的张先生。 张总透露,团队会指派团队内的每个人邀请KOL(关键意见领袖,这里指网红)打卡。“指示性”任务:对于影响力大的KOL,会给予高额奖励,并要求他们带他们的团队“制作电影”; 对于影响力不大的KOL,他们会通过换票、报销路费等方式吸引他们,过来拍照打卡,发到社交媒体上。 这种导流方式约占展会推广的30%。

在艺术品销售公司负责广告的何女士告诉古河媒体,当需要广告时,MCN机构(签约或孵化网红的商业机构对其进行管理,并提供包装运营、营销推广等服务)将提供全套​​解决方案。 MCN机构运营的名人矩阵可以按时间、阶段、品类进行推广,在社交软件上形成良好的推广效果:“像博主‘Hello_Zhuzi’就不错,她通过日常观展看似随意的vlog,她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宣传展览。”

展览艺术设计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英文/

*微博视频博主“Hello_Bamboo”

很多时候,展会主办方不会直接联系博主,而是委托PR(媒体公关)联系博主或MCN机构进行对接工作。 展览开幕时将设立“KOL体验日”,让KOL先拍照,待展览正式向公众开放时再一起发帖。

小红书博主佟女士表示,她在小红书上有17万粉丝。 以她的粉丝数量,在小红书上邀请拍照、发签到帖的报酬一般是3000元。

展览艺术英文_展览艺术设计_艺术展览/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设计_展览艺术英文/

网红带路:“去美术馆一定要拍照。”

展览艺术英文_展览艺术设计_艺术展览/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英文_展览艺术设计/

宋亚回忆,2018年,她在广州红专厂参加展览时,一名观众举起相机对准屏幕,却被另一名观众拦住:“不许拍照。” 这是一个实验影像大厅,观众和展商自觉保持安静,非常专注地观看内容。

这也是展厅里的一件实验性影像作品。 今年国庆假期,广东时代美术馆人头攒动,衣着考究的游客不断变换着对着屏幕的姿势,但宋亚无论站在哪里看展览都感到担心。 不小心进入或挡住了别人镜头的不安感。

“去美术馆不一定要拍照、打卡,但去美术馆一定要拍照。” 这是宋亚对身边打卡、参观展览现象的发现。

在KOL的指导下,展览的服装和拍照姿势也已经确定。 小红书上满是这样的注解:“参观艺术展、雕塑展适合复古风的明星”“莫兰迪的调色板凸显质感,豆瓣女神弯弯的穿搭值得借鉴”“新媒体艺术展适合冲击力更强的穿搭” ETC。

展览艺术英文_展览艺术设计_艺术展览/

*小红书展览穿衣指导。

在这种趋势下,美术馆不得不放下姿态,做出相应的调整。 “以前美术馆是禁止拍照的,但现在人们在美术馆的展墙前拍婚纱照,工作人员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美术馆工作的林先生说。 长沙谢子龙影像艺术馆甚至因为精美的安全照而“出圈”。 博物馆的保安被誉为“中国最好的保安”,吸引了众多参观者。 每天博物馆门前排起的长龙不是等待进入博物馆,而是等待“保安队”给他们拍签到照。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英文_展览艺术设计/

*谢子龙影像艺术中心,保安为游客拍照

事实上,博物馆也很高兴看到展览通过社交网络获得更多流量。 林先生曾参与过摄影展的策展工作。 策展团队在展览外墙上设置了投影仪,投射业余爱好者拍摄的短片和照片墙,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打破艺术的学术界限,促进艺术的大众化。 但相比于观看业余视频作品,更多观众只是将投影墙作为拍照背景。 博物馆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一点。 “预计签到确实是一种公共互动。它们会发布在各个平台上,也可以帮助我们传播信息。”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英文_展览艺术设计/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设计_展览艺术英文/

博物馆的倾斜:没有观众,它就失去了意义

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设计_展览艺术英文/

展览艺术设计_艺术展览_展览艺术英文/

“沟通正在改变一切。”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杨晓燕认为,在这个流量时代,艺术产业不得不做出相应的倾斜。 “观众就是一切!没有观众,美术馆就失去了意义。如今,传播效果最好的就是网红,所以美术馆放低姿态也是可以理解的。”

在艺术品销售公司负责广告的何女士认为,互联网时代,流量至上,拥有流量的网红参与可以给艺术品带来更​​大的关注度,从而推动艺术品的发展市场。 “它总会吸引更多真正热爱艺术的人。”

对于作品成为照片背景的艺术家来说,公共干预实际上会给他们的作品带来不同的效果。 作为一名艺术创作者,瓜瓜表示,即使作品成为拍照打卡的背景,观众也是在和整个艺术空间合影。 艺术品是在空间中呈现的,所以空间设计也是艺术家在呈现展览时应该考虑的问题。

艺术行业的从业者似乎已经普遍接受了“打卡看展”的现象,甚至刻意追随这一趋势。 然而,参观者和拍照者这两组参观者之间仍然存在差异。

作为纯粹观看展览的支持者,宋亚认为:“这些人根本不看作品的描述和内容,只是拍张照片就走,他们只是把展览作为自己圈子里的一个话题。”朋友们。” 宋亚的感情并不是针对个人的。 例如,艺术爱好者李瑞嘉在接受古河传媒采访时表示,“我感到非常愤怒。 一方面,买了门票却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欣赏作品。 另一方面,我又鄙视那种去展览只是为了炫耀的人。” 网上行为。”

杨晓燕认为,美术馆的观众分为不同的层次。 一般来说,美术馆的参观者应该属于优雅的群体。 由于“优雅”排除了过于大众化的“时尚”,因此在这些坚持优雅的观众中难免会产生争议。 “当他们走进博物馆,发现它变得受欢迎时,他们难免会感到‘悲伤’。”

美术馆可以选择自己的基调,但不管是什么样的观众,都是它服务的观众。 “美术馆不能拒绝观众,不能以空荡荡为荣。” 杨晓燕指出,美术馆有收藏、研究、展览、公众教育四大功能。 展览和公共教育都需要面向公众,都需要通过可能的方式来实现。 以吸引公众。 不过,促销方式本身也有不同的层次。 如果博物馆的宣传太过庸俗,肯定会给博物馆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所以,一个水平高、有责任感或者有影响力的美术馆,肯定会认真考虑如何吸收流行的方法和自身档次的关系,毕竟美术馆要顾及自己的声誉。” 杨晓燕说道。

参考:

[1]王静思,《现象与问题:2019年中国“网红展”概况》

[2]邓立峰,《年轻人“打卡看展”,文化展如何“抓粉丝”?》

[3]华西证券-冯玉柱《展览展示龙头持续离开行业,携手电视台进军MCN》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中宋亚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