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经洞上线 数字科技推动文物资源破屏出圈

现实中莫高窟“三层楼”和数字世界的“三层楼”对比

   “敦煌藏经洞的文献蕴含着非常珍贵且唯一的价值,此次‘数字藏经洞’的推出以故事化叙事加上数字化手段实现真实场景营造,为藏经洞文献赋予了新的生命和表达途径。”敦煌研究院院长苏伯民表示。近日,由国家文物局指导、敦煌研究院与腾讯联合打造的超时空参与式博物馆“数字藏经洞”正式上线。公众可以通过“云游敦煌”小程序或“数字敦煌”官网,直接登录“数字藏经洞”。“数字藏经洞”综合运用高清数字照扫、游戏引擎的物理渲染和全局动态光照等游戏科技,在数字世界生动再现藏经洞及百年前室藏6万余卷珍贵文物的历史场景。

数字科技助推文化遗产表达

“我们现在进入一个网络化时代,获取资讯的手段大都是通过手机或电脑这种终端。‘数字藏经洞’是一个带有很强学术性的新媒体产品,它的上线让更多大众了解到这批文物的价值,从而起到推广和传承的作用。在‘数字藏经洞’这个项目里,我们打造了一个超时空参与式博物馆。公众使用手机或电脑可以穿越物理时空在云端‘走’进敦煌文化,体验历史故事,可以沉浸在历史的真实场景中,也可以通过参与扮演历史角色来见证历史,让体验者成为敦煌故事的一部分。”谈及体验“数字藏经洞”的感受时,苏伯民如是说。

明年是敦煌研究院成立80周年,近30年来,敦煌研究院一直致力于用数字化技术来采集并呈现敦煌壁画。为什么要将文物数字化?苏伯民说:“随着岁月的流逝,敦煌文物总会有一定损失,在保护好它们的同时,希望能通过先进的数字化技术手段将最真实、最原始的内容进行复现。同时,为了让文物‘活’起来,我们要不断创新传播方式,将敦煌文化的价值挖掘并推广出去,这也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此次‘数字藏经洞’的上线正是向海内外公众展示和传播敦煌文化博大精深内涵及价值理念的新的窗口,对文化交流互鉴起到了促进作用。”谈及科技和文保产业的融合发展,腾讯集团市场与公关副总裁李航表示:“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与推广需要创意、技术和学术合而为一才能出新出彩,‘数字藏经洞’提供了一种新的中国式解决方案,希望新一代数字博物馆能让更多用户喜欢,让千年历史被更多人所了解,这是我们的初心。”

毫米级复刻让用户仿佛身临其境

敦煌莫高窟共有735个洞窟,其中492个洞窟有彩塑和壁画,在这492个洞窟之中,第17窟是藏经洞所在的洞窟。敦煌藏经洞1900年被发现,出土了6万余件公元4世纪至11世纪的古代文献和艺术品,被誉为20世纪最重要的考古大发现之一。“数字藏经洞”的上线不但让用户可以近距离观赏洞窟里的壁画、彩塑和碑文等细节,同时还可以通过人物角色扮演,“穿越”到4个不同时段,与洪辩法师等8位历史人物互动,身临其境地去感受藏经洞的前世今生。

这种“亲身”体验的实现过程运用了哪些前沿游戏技术?腾讯互娱副总裁、腾讯游戏CROS团队负责人崔晓春介绍,首先是高精度的数字孪生,对1600米莫高窟的崖面进行扫描,毫米级复刻第16、17窟和莫高窟“三层楼”里面的文物,通过数字照扫、三维建模技术,渲染了超过3万张图像,生成9亿面超拟真数字模型,无限逼近真实场景。其次是游戏引擎渲染,基于游戏引擎PBR技术的高品质渲染及全局动态光照技术,还原了早晨10点的太阳光照效果,并在窟内增加了“开灯”观赏模式,将原本昏暗的甬道、壁画、告身碑逐一照亮。再次,“数字藏经洞”需要庞大的数据支撑,大概有36 G的数据资产,腾讯运用自研的云游戏技术,将所有资产的渲染以及计算都放在云端,让用户可以轻松访问,获得影视级画质体验。

游戏产业的发展积累了一个立足前沿科技的技术体系,这些技术运用到数字文博领域将带来全新的呈现方式与体验形态。游戏科技正在超过游戏产业的范畴,为文化遗产数字化乃至更多领域提供创新的解决方案,释放多元的社会价值,推动游戏成为具备更多可能性的“超级数字场景”。

据悉,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十周年之际,“数字藏经洞”还计划推出多语言版本,以推动敦煌文化更好地走向世界,增强中华文明传播力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