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马派对专属日内瓦费吉斯的黑色幽默

如果有一位艺术家,可以在庸俗、平庸、浪漫和滑稽之间找到了一种平衡,那无疑是爱尔兰艺术家日内瓦·费吉斯(Genieve Figgis)。

4月15日,木⽊美术馆(798馆)迎来了费吉斯的亚洲首个美术馆个展“抓马派对”。作为艺术家的中期回顾展,费吉斯讲述了哪些新故事?

“日内瓦·费吉斯:抓马派对”展览开幕现场,2023年4月14日,木木美术馆(798馆),北京。摄影:杨东旭,图片由木木美术馆提供

日内瓦·费吉斯以颜料的流动性造就的人物与画面的不确定性而为人所知。她的艺术生涯始于社交媒体。2014 年,开始在 twitter(@genievefiggis)上展示画作,引起了美国艺术家理查德·普林斯的注意,并将她带入了纽约艺术圈。不到十年时间已跻身为最受瞩目的艺术家之一,在互联网上颇具人气,并且深受亚洲年轻一代藏家的推崇。

费吉斯毫不回避地质疑古典品位在当代的有效性,尤为钟爱18世纪的欧洲艺术和美学。她从弗拉戈纳尔、布歇、庚斯博罗、戈雅等古典艺术大师的画作和英国作家奥斯卡·王尔德的文学中汲取社交叙事的精华,转而投射在模糊不清,没有具体脸部轮廓的角色身上,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情绪。她塑造了一个纷乱的世界,既像是电影场景,又像是“抓马派对”。

作为一位用颜料和画笔来讲述故事的人,费吉斯泼洒颜料后,尽可能地使其自行流淌,这般充满未知和偶然性的创作过程让她无比享受。

《恭候》,2020,布⾯丙烯   © ⽇内瓦·费吉斯,致谢艺术家与阿尔敏·莱希  摄影:Melissa Castro Duarte

本次展览通过“梦魅”、“重访”、“宫廷风范”、“雅室”、“宴游”、“社交肖像”,串联费吉斯反复描绘的主题与场景,全⾯呈现其职业⽣涯早期⾄今的40余幅画作,包括数件绘于2023年的新作。

展览现场,好似一部架空的艺术史剧中,人们被艺术家拽入了某段遐想中。

《狂热崇拜(大幅)》,2015,布面丙烯  © 日内瓦·费吉斯,致谢艺术家与阿尔敏·莱希  摄影:Rebecca Fanuele

在策展人齐元琳、邓盈盈看来,展览主题“抓马派对”来自“艺术家关注绘画中的戏剧性(theatricality)和剧场感(drama),这一特质贯穿于她的创作之中。而她所绘多为王室贵族的社交聚会和消遣娱乐。”

极具辨识度是费吉斯备受追捧的关键之一,不乏有人评论她的作品暗黑、疯狂,甚至有点滑稽。不过,她的艺术并不被轻易归类。

“日内瓦·费吉斯:抓马派对”展览开幕现场,2023年4月14日,木木美术馆(798馆),北京。摄影:杨东旭,图片由木木美术馆提供

QA
Q = 99 艺术网
A = 齐元琳 邓盈盈 策展人

Q:本次展览是日内瓦·费吉斯创作中期的回顾展,为何会以“抓马派对”为主题?

A:我们在与艺术家沟通并听取了她的想法后,确定了“抓马派对”(Drama Party)的展览标题。艺术家关注绘画中的戏剧性(theatricality)和剧场感(drama),这一特质贯穿于她的创作之中。而她所绘多为王室贵族的社交聚会和消遣娱乐。故而将“抓马派对”作为本次展览的标题。

“日内瓦·费吉斯:抓马派对”展览开幕现场,2023年4月14日,木木美术馆(798馆),北京。摄影:杨东旭,图片由木木美术馆提供

Q:展览分为“梦魅”、“重访”、“宫廷风范”、“雅室”、“宴游”、“社交肖像”六个单元,是否存在着一个明确的结构路线或者某些对应的线索?

A:本次展览虽然是艺术家职业生涯的一次中期回顾,但在策展上并未依循时间顺序,而是根据她在创作中反复描绘的主题和场景将展览划分为六个不同的单元。

《婚礼》,2022,板上丙烯  © 日内瓦·费吉斯,致谢艺术家与阿尔敏·莱希  摄影:Nicolas Brasseur

Q:策展的魅力在于每一次都有不确定性。在本次展览中,如何考虑木木美术馆、作品呈现方式与展览主题之间的关系?

A:此次展览是费吉斯在亚洲的首次美术馆个展。木木美术馆的一层展厅空间开阔且挑高极高,作为观众进入展览后的第一间展厅,这里是艺术家作品的首次亮相。我们希望给观众留下的第一印象能彰显其创作中最独特和突出的特质,因而将该单元主题定为“梦魅”(Phantasy),即梦幻(fantasy)和鬼魅(phantom)的结合词。它体现了贯穿于艺术家画作中的两种冲突的特质以及由此所形成的画面张力。

而美术馆二层拥有多个小展厅,每间展厅作为展览的一个单元呈现作品不同的主题和场景。我们的展陈设计师杨扬对展厅进行了契合作品和单元主题的设计。

《绿色浴室》,2023,布面丙烯  © 日内瓦·费吉斯,致谢艺术家与阿尔敏·莱希

Q:此次展览展出职业生涯早期至今的40余幅画作。在你看来,艺术家今年的新作在延续其以往作品风格的基础上有着怎样的突破?

A:相较之前姿态性(gestural)的流转的笔触、在画布上漫延交融的色彩和扭曲模糊的人物轮廓,在今年的创作中,艺术家开始使用大面积的扁平色块(color field),人物形象变得更加明晰,而所选用色彩的饱和度也更高。

“日内瓦·费吉斯:抓马派对”展览开幕现场,2023年4月14日,木木美术馆(798馆),北京。摄影:杨东旭,图片由木木美术馆提供

“日内瓦·费吉斯:抓马派对”展览开幕现场,2023年4月14日,木木美术馆(798馆),北京。摄影:杨东旭,图片由木木美术馆提供

Q:费吉斯擅长对弗拉戈纳尔、布歇、庚斯博罗、戈雅等古典艺术大师的画作重新想象和诠释,在画作的呈现上,是否带有一定的破坏性?艺术家如何在作品中建立一个建构性和破坏性的平衡点?

A:艺术家借鉴了这些艺术史经典的题材和构图,而在形式上运用了极为当代且极具个人风格的绘画语言和创作手法。与其说是有针对性的挑战,更确切地说,是艺术家将其作为创作的切入点,以此为出发点展开她对色彩、笔触甚至颜料本身的实验和探索。艺术家事先并不作太多计划和构思,她所享受的是自由即兴的绘画过程本身。

《卖花女(继布歇之后)》,2019,布面丙烯  © 日内瓦·费吉斯,致谢艺术家与阿尔敏·莱希

Q:费吉斯创作让人印象深刻。你如何看待她对人物形象的刻画?这些人物能否被视为艺术家的创作标签?

A:费吉斯最具标志性的是她独具特色的创作手法和艺术风格,而她对人物的刻画方式亦可被视为其代表性的绘画语言的一部分。

Q:在此次展览中,你如何形容策展人、艺术家、艺术作品之间的关系?

A:策展人通过在空间和内容上以特定的方式呈现艺术作品,深入探究并展现作品从内容到形式上的特质,梳理艺术家的创作脉络,为观者提供其艺术创作的背景和语境,从而使观者更好地欣赏艺术家的作品。

《万圣节狂人》,2022,布面丙烯  © 日内瓦·费吉斯,致谢艺术家与阿尔敏·莱希

Q:展览开幕后收到哪些反馈,可否和我们分享?

A:不少观众反馈,费吉斯的画作亲眼看到后比之前在网上看图片,给人带来了很多惊喜,因为画面的层次和肌理极为丰富,这是在图片中看不出来的。